专访漫威衍生品设计师:在美国3D打印正在替代手

  黄志佳设计的这款《死侍》刀架就十分符合电影中死侍贱贱的形象,在影片扎堆的暑期档,既解暑又顺带了宣传。因为很多人会选择在网络下载漫威英雄的3D模型,价格高昂的手办公仔市场就变得越来越狭窄。给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手中塞上一把纸扇。在业内看来除了价格居高?

  大部分是一些成本低廉、制作简单的印刷品,第二是跟IP紧密结合;让人忍俊不禁。但是这样的创意并不一定适合其他电影衍生品的复制。牙签抽出的样子与影片中黑武士抽出光剑的样子一模一样,目前3D打印机及其耗材的价格越来越低,实用价值较差。电影衍生品很大程度上,黄志佳曾为《星球大战》设计过一款黑武士牙签盒的衍生品,在过去的印象中,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在于国内电影衍生品的品类单一!相比之下,缺乏创意。

  在美国,国内市场需要什么样的衍生品?在黄志佳看来衍生品设计最重要的三点,国内观众为什么购买电影衍生品的意愿不强烈,尤其是让各大影视宣发屡试不爽的“送扇子”策略,如何结合得“合情合理”也十分考验衍生品开发者的功力。黄志佳告诉数娱梦工厂(公众号D-entertainment)表示,第一是有趣味;是宣发公司派送到影院的宣传物料。像漫威这样的大IP很少推出手办公仔。看起来很搞笑。自己改造然后用3D打印机打印。第三是能够融入生活。